捧げられたイメージ

這個的確是很早以前的大坑

不過認真地把這個小說入手了

看完,被小說給虐了,鬱了一大段時間之後…

好吧,就把這首的坑給填吧!

後面會附上小說的節錄(當然幫大家翻好了啦),以便大家懂這故事其實說什麼,有多麼恐怖,有多麼可怕(當然,不黑就不是RD了,所以要選都選黑到不能再黑的小說推薦給大家)

至於最後怎樣了和中間發生過什麼事,有興趣的請認真考慮去買吧!

不過最近不知道什麼原因好像取消了在蜜瓜書的PDF DL

麻…

—————-

捧げられたイメージ
奉獻出來的境象
Vocal:めらみぽっぷ
Circle:RD-Sounds
Album:薦
Origin:サーカスレヴァリエ

一些註解

1:ジムノペディ – 麻作為書名的一部份,這到底是什麼呢? 這其實是一系列的歌曲 ,廢話不多說了,大家聽了之後就應該發現跟此歌有什麼相同之處

2: [那個] – 麻其實也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就隱字吧! 想知道的就反白

-> 在小說裡,蓮子一直在吸著什麼東西,別人角度來看猜可能會以為是吸煙,但小說最後蓮子提到,其實她吸的是 大麻… 沒錯,以毒品逃避一切殘酷的現實

3: 其實對白有一些是蓮子角度有一些是梅莉的角度

4:關於換字方面..(沒錯,這是RD麻)

一開始是吶 你啊,不過念成吶 梅莉,不過為了不要太怪所以也翻成吶 梅莉

之後的寫作是吶 我自己, 不過念成了吶 梅莉

最後提到的幻想,換字了變成了ジムノペディ

—————-

空を見上げれば。そこには。
澱んだ空に、星が広がる。
ああ、私が嗤っている。
私が私を嗤っている。
捻れ曲がった私が。

抬頭看著天空 在那兒
在澱藍的天空裡 被星星所填滿著
啊啊 我在嘲笑著
我 在嘲笑著我
變得如此扭曲的我啊…

嗜む酩酊のはずが
いつしか、”それ”なしでは。息さえ。
出来なくなってしまう。

沈醉在那種迷失的感覺
從何時開始 沒有「那個」的話 就連呼吸
也做不到的呢

打ち棄てる、思考を。

已經放棄了 再思考下去

蔓延る全ての憂鬱を、
くはりと、吐き出すようにして、
辛うじて生きている。

把一直蔓延著的所有憂鬱
與煙一起 吐出來的話
應該可以勉強地活下去吧

気だるさに、溶けゆく。

漸漸地 溶化成無力的驅體

ねぇ、貴女。
思うに、この現実は。
脆く果敢ないものなのかしらね?

吶 梅莉
我在想 這現實
是不是那麼脆弱無常的東西?

虫のように、操られ、交わる。
無自覚な本能のまま、行われて、広がる。

就像蟲一樣 被操控著 交合著
無自覺地跟隨著本能 走下去 擴散著

腐っていく。
心の隙間を、埋めようと。
ただ、ただ、繰り返す。

腐敗下去
把心中的洞 填補起來
只是 只是 不斷的重複的

ーけれども、何も埋まらずに。

-可是 沒有填補了任何東西

私は。
何を。
誰と。
何を。

我是
把什麼…
和誰一起…
做了什麼…

誰もが欺瞞を塗り固め、
顔という、顔中に貼り付け。
自分を、欺きながら。

任誰也在以謊言不斷塗上
不斷地 把它塗到所謂的臉上面
自己也 被欺騙了

歩み寄る、密かに。

靜靜地 在靠近著

或いはその感情さえ、
ひと時の、悪戯の為せる、
逃避の産んだ幻。

也許 這些情感
只是一時的 玩笑吧
從逃避中誕生出來的幻覺

現実を、歪めて。

扭曲著現實

ねぇ、私。
思うに、この関係こそ。
酷く汚いものなのかしらね?

吶 我自己
我在想 這種關係啊
是不是那麼殘酷污衊的?

虫のように、寄生され、諍う。
夜色の笑みをした何かが、私を、見つめる。

就像蟲一樣 寄生著 抗爭著
有著誰在夜色裡笑著 看著我

穢れていく。
愉悦を湛える、その眼は。
ただ、ただ、雄弁に。

一直污衊下去
臉上全都是喜悅 那雙眼睛
只是 只是不能反駁的雄辯

ー未だ未だ、終わらせはしない。

-還沒還沒 還不可以完結的

貴女は。
何を。
誰と。
何を。

你是
把什麼…
與誰
把什麼…

欠けていく。奪われた椅子の数の一つ。
私には、取り戻す術が見つからない。

一直欠缺著的 被奪去的一張椅子
我卻沒有任何方法找回來

故に。

所以

欠けていく。壊すべき椅子の数一つ。
私には、それ以外の術が見つからない。

一直欠缺著的 被破壞的一張椅子
我沒有其他的方法了

虫のように、
支配され、
朽ちゆく。
病の果ての夜の黒を、
その内に、孕んで。

就像蟲一樣
被控制著
枯朽著
把無盡的漆黑的病裡的夜裡
在身體裡 孕育著

消えていく。
全てが捻れて、壊れる。
ただ、ただ、容赦なく。

消逝著
把一切都扭曲 破壞著
只是 只是絕對不會寬恕

ー幻想が、牙を剥く。

-幻想 張開了它的大口

私は。
何を。
誰と。
何を。

我是
把什麼…
與誰…
把什麼…

其処には。
もはや。
誰も。
何も。

在那兒
已經
任誰也
什麼也…

————

嚴重劇透(?)的小說節錄(含刪減)和小部份解說

其實這一切,都是諏訪子和八雲家(?)的陰謀

為了什麼? 為了快樂? 為了有祭品? 這要大家看小說再想想了

從一開始,諏訪子就埋下了各種子(寄生蟲),之後在旁看著這活劇的進展而已

(諏訪子都叫蓮子作姐姐)「吶,姐姐,我跟你說一種昆蟲的故事吧」

「…那蟲住在魚的腦裡,侵蝕干擾著魚的神經,讓魚失去了自己的[正常性],做出各種自殺的行為」

「…那今天就說到這吧,下次再見呢姐姐」

————-

「吶,姐姐,又見面了呢」

「這次我跟你說一種菌吧」

「它會寄生在蛾的體內,使其的幼蟲不能看到任何的光明」

「失去光明的幼蟲不斷往上爬,往上爬,直到死亡為止」

「死亡後的幼蟲,菌會離它而去,隨風而去找下一個寄生主」

……

到了梅莉家的樓層的蓮子,打開門後,在浴室看到的是,(看不到[光明]– 希望的 ,變得絕望的) 拿刀割下大大傷口的梅莉….

「梅莉!!!」

———

「(蛋糕)好吃呢,這個」

「是這樣沒錯呢,梅莉還要再吃嗎?」

……

「吶,蓮子」

「怎了?梅莉」

「我 被強姦了…」

…..

「繼續吃吧,蛋糕還有喔」

「謝謝,最喜歡了 蓮子」

———

「吶姐姐又見面了呢」

「這次跟你說說某種蜂的故事吧」

「它寄生在蝴蝶的幼蟲中,不斷吸取著本體的營養,不斷吸取著,最後把本體的身體給爆破而出…」

「…那就說到這吧」

———

就說到這吧,基本上真的不想透露太多,我只能說的是,寄生蟲的故事都有其意思,各自暗指一個人(也有你看不到的[人])

有人要求的話會不會私下補完後面的劇情呢…? 我想…應該不會吧?..大概啦,這種可怕的東西真的不想傳播出去

廣告

10 thoughts on “捧げられたイメージ

  1. 河童 說道:

    糟糕對不起我竟然對這小說有興趣了……(掩面

  2. 小沙包 說道:

    請問能不能轉載,會說明來源的

  3. eastwind4 說道:

    其實我一直都懷疑RD老師是否有精神病(沒有貶意的意思
    要多麼病重才會看那些作品,還要改編成歌曲!
    不過也是這樣才是我們喜愛的RD老師
    《薦》這個坑終於可以填上了,感謝

  4. 相機君 說道:

    就是為了翻完這小說去讀應日系
    我是不是病了(遭毆
    謝謝負碌大的強力推坑加翻譯
    我會更努力的rrr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